空想白昼

【冲神】素晴日

大量ooc
白学梗
第一次发文献给冲神!
——————————————————————————

冲田总悟十分讨厌天空。

可能是因为,它总是湛蓝的太过耀眼,亦或是因为即使染上阴霾也终会放晴的并不天真的明快。然而冲田总悟讨厌天空最为避而不谈的原因,大概是江户的天空总是蓝的不像样,使他忍不住联想到那个人的眼睛吧。湛蓝、纯洁、毫无阴霾,让人忍不住,将它摔碎。他从来都很清楚,自己会毁了这片天空,想弄脏她,想让她染上自己的黑色。每当阳光闪耀时,冲田总悟胸腔中的深沉翻滚叫嚣着的欲望也会一同苏醒。想将她拉下,我所在的地狱。真的是,太逊了。

不管冲田总悟乐不乐意,天晴的时候似乎总能看到那女人骑着她的大白狗招摇过市,穿着大红旗袍扛着她的深紫纸伞,无忧无虑像个傻子;天阴的时候又能时不时发现那女人坐在城市的角落,把纸伞扔在一边,呆呆地望天,被雨淋,等天晴。无法否认,冲田总悟关于天空的记忆似乎总是与那个不共戴天的死敌联系在一起,纷繁的思绪缠绕在一起,成了他的死结。不爽、烦躁、不甘心,为什么只要看到天空就会想到那个猩猩女啊,冲田总悟时不时这样想,然而下一次仍会不可抑止的回想起那些毫无意义的,关于她的一切。

夏日蝉鸣,带着可笑眼罩的栗发青年如往常一样毫无干劲地翘班,瘫在公园的长椅上,嘴上摇晃着早已吸食殆尽的碎碎冰。啊,今天太阳好大,好累啊。“喂税金小偷又在翘班啊!快把我们这些纯良市民的税金还回来啊啊混蛋阿鲁!”。“啊啊,又是山地大猩猩啊,你才是快点回动物园去吧,在街上晃悠会对市民造成恐慌的,别再给饲养员大叔添麻烦了啊。”毫不犹豫的反击,因为这样的日常已经在他们之间发生过的次数已经令人发指程度的频繁了。

少女毫不客气地占据大半边长椅,准备随时迎战,出乎她意料的是,少年并没有拎起刀大打出手。他只是沉默的挪到长椅的边缘,对少女的侵略表示欢迎。

“咦,今天的混蛋吉娃娃怎么这么温顺,终于臣服在本女王的魅力之下了吗阿鲁。”冲田总悟不予置否,时间在有些奇妙和谐的氛围中前进。

“喂,china,你喜欢天空吗?”这是冲田总悟在长久沉默中发出的第一个疑问,他掀开了眼罩,猩红色的眼瞳倒映在神乐眼中。神乐怔了0.01秒,直觉告诉她这似乎是一个需要认真回答的问题。“喜欢啊,最喜欢了阿鲁!”“即使夜兔不能晒到阳光?”“嗯!那是我的问题,又不是天空的错阿鲁”“即使天空总是阴沉下雨,死气沉沉的?”“嗯,喜欢!”“即使…….”“好烦啊阿鲁!”神乐姑娘耐心值终于归零,打断了冲田总悟冗长的提问。“不管怎样都喜欢!最喜欢!因为……”
神乐的双手握伞靠在自己的右肩,轻快地旋转着,好看的眉眼折射出大概只有冲田总悟熟悉的,琉璃般的光芒。“不管是晴天还是阴天,天空都是天空啊。因为我喜欢天空,所以天空的一切我都喜欢!”神乐向冲田总悟的方向微微偏头,弯弯眼角,做了个不成样子的鬼脸,大概是诸如此类太过肉麻的发言,神乐这种厚脸皮也难以驾驭。

冲田总悟发誓,自己绝没有怔住半晌,也绝没有在阳光穿透云层落在神乐睫毛上的那一刹那感动的想落泪。长久以来贯穿他胸腔中那些狂乱的风暴与连绵不绝翻滚的阴雨似乎在某个时空平息。

【她的话,也许可以拯救我吧。】

我的恶意,我的悲伤,我的所有丑陋的欲望,如果是你的话,大概真的会包容我的一切吧。
冲田三叶死后,冲田总悟第一次,对一个人抱有近乎信仰的期待。

“喂china.”“干…干什么啊!想要嘲笑本女王的话就尽管笑吧,但是本女王一定会100倍还回来的!”【腮帮子鼓鼓的像仓鼠,一点信服力都没有啊】真的是,败给她了。

“不,我想说的是……”冲田总悟可疑地顿了顿,然后,少年的眼睛眯成好看的弧度,嘴角扬起可以迷倒万千江户少女然而在神乐看来十分欠揍的微笑。 不好,肯定有诈,神乐心中警铃大作。

“你刚才坐的地方,我抹了胶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冲田总悟!!!!!!我要杀了你!!!!!”

那一天,听说江户发生了小型地震,原因不明。

一场大战之后的冲田总悟瘫倒在草坪上,眼眸融化于缓缓落幕的夕阳。他凝视着绛色天空,毫不突然想到那个人的发,露出了可以说是奇迹般的,温柔微笑。
冲田总悟,从一开始就一点也不讨厌天空。

评论

热度(14)